<strike id="j1t9v"><dl id="j1t9v"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j1t9v"><noframes id="j1t9v"><strike id="j1t9v"></strike><strike id="j1t9v"><dl id="j1t9v"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j1t9v"></strike>
<strike id="j1t9v"><i id="j1t9v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j1t9v"></strike>
<span id="j1t9v"></span><strike id="j1t9v"><i id="j1t9v"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j1t9v"><video id="j1t9v"><strike id="j1t9v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j1t9v"><dl id="j1t9v"><strike id="j1t9v"></strike></dl></strike>
新华网 正文
边疆支教一年半 “我至今怀念那里朝阳初升的壮丽景象”
2020-02-21 09:32:00 来源: 中国青年报
关注新华网
微博
Qzone
评论
图集

李跃平与叶城二小的孩子在一起。

  对前不久回到上海的首批“援藏援疆万名教师支教计划”的教师而言,这一年半的边疆支教经历,更像是一次“精神洗礼”。这批“打头阵”的教师,带着为当地教育“造血”的任务而来,面临着各种各样的考验,也被当地的学生和教师深深地打动了。

--------------

  回到上海已一个多月,徐建国还常常谈起新疆的生活,有时还会梦到送教下乡的场景。

  2018年,教育部开展“援藏援疆万名教师支教计划”,首批向西藏、新疆援派教师4000人,其中上海有185人。上海市闵行区明强小学的语文教师徐建国就是援疆教师之一。

  徐建国去的泽普县地处南疆边陲,步行20分钟就可以横穿县城,看到种满苹果树和枣树的大片果园。这里人少、车少,与上海繁华的都市景象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支教之初,徐建国和队友们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环境。

  新疆气候干燥,西藏海拔高、气温低,教师们大都经历过流鼻血、喉咙干、感冒发烧的时期,还有不少人夜里失眠。援藏教师陆航程甚至患了溃疡性结肠炎和心肌缺血,“之后每次去西藏时,行李箱里装得最多的就是药品”。

  在这里网购,最快也要一周才能收到货,“对于在大城市生活久了的人而言,初来时还是不习惯的”。

  后面还有更多考验等着他们。

  这批赶赴边疆的老师,初衷是去培养当地教师,也就是俗称的“传帮带”。但不少地方却面临教师缺口严重的问题,因此他们还需要顶岗上课。

  徐建国所在的泽普县第二小学(以下简称“泽普二小”)共有6个年级56个班级。徐建国发现,泽普二小的教师每周有20节课,远超正常工作量。在上海时,他每周上6节课。

  泽普二小还严重缺少音体美教师?!昂⒆用敲刻炀兔娑杂镂睦鲜?、数学老师两张面孔;课表上每周有六七节课是空白的,表示没有老师上课,只能自习?!?/p>

  徐建国除了帮当地教师修改教案、研究语文教学之外,还要负责3个民族班的“道德与法治”课程。后来他又主动申请再带一个混合民族汉语班,每周又多了8节课。此后,由于学校一位教师外出,实在找不到人代课,他就又增加了20节课的工作量,“讲到最后失声了”。

  2019年2月的开学典礼恰逢元宵节,徐建国特意设计了“新春新气象,点赞我的国”开学典礼暨安全法制教育,让孩子们做灯笼、猜灯谜、贴心愿树。

  一年过去了,孩子的心愿他仍然记得清清楚楚:“娜则古丽写了‘祝愿祖国妈妈越来越强大’,张斯琪想好好学钢琴,长大以后当一名钢琴教师,杨欣羽希望考入泽普五中……”

  在徐建国眼中,泽普二小的孩子淳朴、天真、可爱?!坝绕涿褡灏嗟暮⒆雍苋惹?,会直接说‘我喜欢你的课’‘老师今天好帅’,有的还把家里的葡萄洗净带给我吃?!?/p>

  有一次,徐建国因为打篮球意外骨折,在他休养的两个多月里,孩子们天天去办公室探望他,“有个上课从来不发言的害羞男孩,送了一盆花给我,卡片上写着‘祝你早日康复’,我实在感动极了”。

  李跃平是上海市宝山区实验小学的校长,也是长期从事小学语文教学教研工作的特级教师。得知援疆援藏的消息后,他马上报了名。

  李跃平对于喀什叶城的教师群体并不陌生,他以前接待过喀什叶城赴沪培训的教师,也到过叶城为当地教师讲课,但这次支教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  有一次,李跃平在叶城举办了针对小学语文教师的培训班,他回忆:“叶城有100个宝山区那么大,一个班40位教师,有不少要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,有的甚至要开车走70公里山路,这让我很感动。他们参加培训时没有一个不认真的,结束后还要问我问题、在微信群里继续探讨?!?/p>

  李跃平被当地教师的敬业精神感动了。他很想告诉下一批援疆援藏教师:支教团队要平等、友善地对待当地教师?!坝惺彼堑慕萄Ю砟罨蛐聿还怀墒?,但我们千万不能居高临下,一定要相互学习?!?/p>

  李跃平告诉记者,当地教师渴望学习优秀的教学经验,过去直接拿其他地区特级教师的教案来上课。但他认为,“上海等发达地区的教育教学质量高,是用很多功夫钻研教材得来的,可是教学方案要根据孩子的特点来设计,因材施教才能有好成果?!?/p>

  经过一年半的教研培训,当地教师开始自己备课了。徐建国指导过的教师还有不少在县、区级获得教案设计奖项。

  在“造血”方面,到西藏日喀则市第二职业技术学校(以下简称“二职”)执教的90后教师陆航程面临更大的挑战。

  有一天快下班时,陆航程和援藏工作队的几个队友看到女生白玛在校门口哭。原来,白玛家在距离学校220公里的村里,家里缺干活儿的人手,再加上二职的专业建设不完善,又没有实训场地,白玛就对上学产生了疑虑,想要退学。

  白玛的困境给陆航程带来很大触动。他在二职负责供用电技术专业,但这所学校刚成立不久,用电技术专业既没有专业教师,也缺乏课程规划,甚至连教材都没有。

  队员们经过家访得知,白玛的经历不是个例,当地一些家长认为孩子受不受教育无所谓,因此不时有学生退学。

  怎么把专业建设起来?年轻的陆航程有些发愁。在上海城市科技学校教书时,他把自己的课上好就行,基本不需要考虑这些宏观问题。

  陆航程结合当地的职业需求,查了大量资料,去掉了一些难度太大的课程,终于逐渐找准了建设专业的方向。在一个多月时间里,陆航程初步制订了本专业的教学计划,设计出学生培养方案和专业课程,还打算寻求中高职贯通合作办学。

  经过一年多的专业建设、课程教学和带教工作,退学的学生比以前少了?!昂罄窗茁暝僖裁惶嵬搜У氖?,立志以后更加努力学习,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?!甭胶匠趟?。

  对这些教师来说,支教虽艰苦,却有回甘。丰富的人生经历和心灵的成长,是一笔看不见的财富。

  “当地教师的工作作风和奉献精神真的值得钦佩”,徐建国向记者感叹,“我们在上海工作虽然压力大,但跟他们比真的不算什么?!痹诓煞弥?,他把“精神洗礼”这个词重复了多遍。

  返沪前,徐建国告诉当地教师,他愿意继续帮他们修改教案。前段时间,泽普下雪了,“他们第一时间发微信告诉了我”。徐建国在照片中看到,他熟悉的校园覆盖在茫茫白雪之下,还有孩子在打雪仗。

  徐建国现在的微信头像是一张在新疆拍摄的日出照片,“我至今怀念那朝阳初升的瑰丽、壮观景象”。(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 魏其濛)

+1
【纠错】 责任编辑: 陈梦谣
新闻评论
加载更多
务工人员返程专列开行
务工人员返程专列开行
武汉迎来晴好天气
武汉迎来晴好天气
尼泊尔徒步胜地普恩山上的早晨
尼泊尔徒步胜地普恩山上的早晨
美“天鹅座”飞船给空间站送货
美“天鹅座”飞船给空间站送货

?
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83644
沙巴体育外围app